止颂

来自PRTS
Visu2209讨论 | 贡献2023年11月21日 (二) 17:29的版本 ([InPageEdit] →‎天赋:​ 没有编辑摘要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干员信息

全屏查看
看图模式
查看立绘
下载立绘
试听语音
动态立绘
VOICE
隐藏角色
更换场景
绘制
原案
动作切换

特性

获得方式

如需了解所有干员的上线时间,您也可以查阅干员上线时间一览页面。
如需了解所有干员的上线时间,您也可以查阅干员上线时间一览页面。
获得方式 崔林特尔梅之金活动获得
上线时间 2023年11月1日 16:00

属性

属性计算器
生命上限 攻击 防御 法术抗性

攻击范围

天赋

潜能提升

  • 注:潜能提升的数值在属性计算器中的属性加成均为直接加算

技能

技能1(精英0开放)

技能2(精英1开放)

技能3(精英2开放)

后勤技能

精英化材料

技能升级材料

模组

止颂证章

职业分支图标 无畏者.png
模组 证章.png
模组类型 基础.png
ORIGINAL
止颂证章

基础证章,无特殊效果。
STAGE MAX

基础信息
干员止颂擅长挥舞巨剑切入战阵
根据外勤部门决议
在外勤任务中划分为近卫干员,行使无畏者职责
特别颁发此证章
以兹证明

沉锋之束

模组 沉锋之束.png
模组 沉锋之束.png
模组类型 DRE-X.png
DRE-X
沉锋之束调整效果含特性调整与天赋调整。所有效果调整先于潜能提升生效,此处只显示潜能提升前的调整效果,实际变化请参照游戏内表述。
※特性变动在无特殊说明且与召唤物无关时均仅对干员生效
※同名天赋变化中应用最高等级的调整。
基础信息 全文阅读
青年把解下的束带重新缠上。
厚重叠复的束带之后,隐匿着沉重的剑——其实又称不上隐匿,那把剑如此巨大,即使被严密包覆,也难免显出剑的轮廓。它的护手比好些人的臂膀都要宽阔,它的剑身比好些人的身体都要长。受束之剑没有显露出刀锋来,可能无法行使杀戮,作为武器,也足以使望见它的人胆寒——也许这就是目的,也许持剑的青年其实并不期待用这把剑夺去谁的生命,他只是希望有剑,只要有剑存在就能提醒对手,喋血与死亡已经近在咫尺,只要跨过这层单薄的束带——不要跨过这层单薄的束带。
青年确实是这样想的。他故意为这把剑缠上束带,把锋芒藏起来,隐匿起来,隐在不可目睹的地方。锋刃需要忍耐,忍耐可以避免被消磨,忍耐可以避免喋血和死亡,大部分时候就算在忍耐,就算隐在不可目睹的地方,锋刃也能够发挥它原本的用途。青年如此对待这把剑,正如青年对待自己一样。
他说我是剑,我是锋芒,但我要隐匿,我要隐藏。他过去一直如此践行,他把那些愤怒、磨难、痛苦,欢欣、激动、鼓舞都隐逸在厚重叠复的束带之后,他的身体和精神都同样紧绷。
但是现在,现在似乎一切都不再如同以往。
敌人从四面八方涌来——其实又称不上涌来,青年曾经想过他们沉在恩瓦德的深林里,在施彤领的雨云之下,在瓦瑟领的大湖与河流之中,盘踞在厄登赫尔的泥和石头之上,他们的身影在高塔之间往来,出入宫殿、学院和府邸。这些对他来说并不意外,他只是没有料想到今日的处境。当他真正面对着要他撬动的事物时,他反而不再能够看清它们的面貌,它们在哪?敌人还没有靠近他,但他知道他们其实无处不在;他明明隐藏在厚重叠复的束带之后,但为什么如今却感到如此赤裸?他并非没有预想过、并非没有为今日做过准备,他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弗莱蒙特早已经警告过他:这是你自己选择的战斗。
是我自己选择的战斗。青年如此想着,剑已经重新束好。
模组等级 1.png
生命 +230攻击 +17防御 +17
特性追加:攻击被阻挡的敌人时攻击力提升至115%
模组等级 2.png
生命 +330攻击 +24防御 +24
天赋【痛楚砺刃】更新
受到伤害后,攻击力+17%,持续15秒(不可叠加)
模组等级 3.png
生命 +400攻击 +30防御 +30
天赋【痛楚砺刃】更新
受到伤害后,攻击力+20%,持续15秒(不可叠加)
模组解锁任务
由非助战止颂累计歼灭10个精英或领袖敌人 3星通关主题曲7-11;必须编入非助战止颂并上场,且使用止颂歼灭至少2名雇佣军萨卡兹战士
解锁需求与材料消耗
完成该模组所有模组解锁任务达到精英阶段2 60信赖值达到100%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晶体电子单元.png2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8万
模组升级消耗
模组等级 2.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条.png60
道具 带框 D32钢.png3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0万
模组等级 3.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仪.png20
道具 带框 聚合剂.png4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2万
基础信息 关闭全文
青年把解下的束带重新缠上。
厚重叠复的束带之后,隐匿着沉重的剑——其实又称不上隐匿,那把剑如此巨大,即使被严密包覆,也难免显出剑的轮廓。它的护手比好些人的臂膀都要宽阔,它的剑身比好些人的身体都要长。受束之剑没有显露出刀锋来,可能无法行使杀戮,作为武器,也足以使望见它的人胆寒——也许这就是目的,也许持剑的青年其实并不期待用这把剑夺去谁的生命,他只是希望有剑,只要有剑存在就能提醒对手,喋血与死亡已经近在咫尺,只要跨过这层单薄的束带——不要跨过这层单薄的束带。
青年确实是这样想的。他故意为这把剑缠上束带,把锋芒藏起来,隐匿起来,隐在不可目睹的地方。锋刃需要忍耐,忍耐可以避免被消磨,忍耐可以避免喋血和死亡,大部分时候就算在忍耐,就算隐在不可目睹的地方,锋刃也能够发挥它原本的用途。青年如此对待这把剑,正如青年对待自己一样。
他说我是剑,我是锋芒,但我要隐匿,我要隐藏。他过去一直如此践行,他把那些愤怒、磨难、痛苦,欢欣、激动、鼓舞都隐逸在厚重叠复的束带之后,他的身体和精神都同样紧绷。
但是现在,现在似乎一切都不再如同以往。
敌人从四面八方涌来——其实又称不上涌来,青年曾经想过他们沉在恩瓦德的深林里,在施彤领的雨云之下,在瓦瑟领的大湖与河流之中,盘踞在厄登赫尔的泥和石头之上,他们的身影在高塔之间往来,出入宫殿、学院和府邸。这些对他来说并不意外,他只是没有料想到今日的处境。当他真正面对着要他撬动的事物时,他反而不再能够看清它们的面貌,它们在哪?敌人还没有靠近他,但他知道他们其实无处不在;他明明隐藏在厚重叠复的束带之后,但为什么如今却感到如此赤裸?他并非没有预想过、并非没有为今日做过准备,他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弗莱蒙特早已经警告过他:这是你自己选择的战斗。
是我自己选择的战斗。青年如此想着,剑已经重新束好。


相关道具

干员档案

语音记录

如需播放并下载止颂的各语言的全部语音或查看原文文本,您可以查阅止颂/语音记录条目。
如需播放并下载止颂的各语言的全部语音或查看原文文本,您可以查阅止颂/语音记录条目。

干员模型

注释与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