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临光/互动记录

来自PRTS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监正会

一直使用代号打招呼,不会觉得有疏远感吗?我可是很希望博士哪一天能用塞诺蜜来称呼我呢,多亲切呀,嘻嘻~
您有什么需要吗?请向我提出来吧,您的一切愿望,我都会尽力去满足的~
沉默着守护别人对守护者来说也是一种幸福呢,啊,很抱歉,我不该自诩为博士的守护者,哼哼,我会注意的~
您对所有人都是这么温柔吗,嗯?哼——想要完全理解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不过没关系,我喜欢挑战。
这枚烙在肉体上的印记也算是给自己一个警示,毕竟,烙在心灵上的印记,可要比这可怕多了。
白金毕竟是无胄盟,是商业联合会的爪牙,下次见到她还是请更小心一些。
“找机会领那个戴兜帽的客人去换身衣服。”——我们家老爷是这,哦,其实是我想这么说来着,嘻嘻。

银枪的天马

银枪的天马
向您致意,罗德岛的博士。
没有大宗师的首肯,我们不会脱下头盔。征战骑士铁律在此。
抱歉,私下向他人透露姓名同样也是不被准许的。
请不要触碰武器,多谢。
只要有我们在,您在大骑士领的安全就能得以保障,商业联合会也不能动您分毫。
您是在问征战骑士的职责与义务吗?这个问题......请容我请示一下大宗师,由她来判断是否能够回答。
我们是征战骑士,大骑士领并不是我们的居所。

伊奥莱塔

伊奥莱塔
特锦赛很快就会结束,但卡西米尔的硝烟却不会散去,罗德岛的博士。后面的日子,还长得很啊......
临光家的人从来不会让人失望,太阳总会升起的。
我们并非是在公开场合交谈,博士,请随意一些,不用那么紧张。
只有征战骑士会称呼我为“大宗师”,这是我们内部的礼节,也算是一种有益的传承吧。
伊奥莱塔·罗素,监正会主席,很高兴与你合作。
像索娜那样的成熟孩子这年头也不多见了,但看着她的眼睛,想到她所受的痛苦......我并没有资格去劝慰她什么。
砾是个值得栽培的好苗子,我希望罗德岛,特别是博士你,能给她应有的待遇......我看她的确是想留在罗德岛上的,难道我记错了?

商业联合会

朱维尔

朱维尔
我是发言人马克维茨阁,呃......马克维茨先生的助理,朱维尔,您可以叫我小朱......这是我的名片,请博士阁下过目......
是,是的!我曾经有幸能与马克维茨阁下共事,所以才有了如今的机会......为了报答马克维茨阁下的恩情,我会加倍努力工作。
博士阁下,您有什么吩咐吗?产品介绍、旅游路线规划、材料修订,我都能帮上些忙......您是说只要倒杯水?好,好的,请稍等,我这就为您服务。
我的梦想是在工作二十年后获得优秀员工奖章,听说得到奖章的员工在购买公司产品时可以获得九九折永久优惠,这实在是太丰厚了。
这份报告还有改进的空间,不,呃,我明白......只是,您能否在时间上宽限......是,是的,我明白了,明天会准时提交的......抱歉,博士阁下,您有什么吩咐?
我睡着了?!不,不好......很抱歉,博士阁下......刚刚电话有没有......好的,好的,劳烦您费心了......我......我去洗把脸,马上回来继续工作。
等特锦赛相关事项结束,贵公司是要启程前往其他国家了吧。啊,是的,很感谢您近期的栽培,博士阁下,我会永远牢记您的教导,预祝您和您的公司也一路顺风。

麦基

麦基
合同上规定的事项,您履行得很好。但联合会希望,您不要做多余的事,博士。
我是麦基,商业联合会的发言人之一,和马克维茨一起负责传达特锦赛期间商业联合会提出的相关事项,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德罗斯特女士有她自己的生活准则,即使是负责与她对接的我也无权评价。
在罗德岛驻留在大骑士领期间,商业联合会可能会为罗德岛发布医药以外的合作邀请,您可以选择是否完成,而我们也会根据贵公司的活跃程度做出评价。
如果各位要申请在大骑士领的自由行动,还请向监正会方面传达,商业联合会并没有相关职权。
我只会向各位传达商业联合会的决议,如果有具体事项想要讨论,还请去找马克维茨,他主要负责与你们的对接。
商业联合会将配合监正会,保证特锦赛能够公平公正的举行......您这是什么表情?

马克维茨

马克维茨
在合法合规且商业联合会允诺的范围内,我会尽可能为感染者争取权益,所以在感染者骑士收容方案的细节条目更新上,我需要您的建议。
总会有一部分事项无法通过正规流程实现,所以,商业联合会需要无胄盟来处理那些问题。
即使临光夺冠,卡西米尔也不会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她还在使用规则,而不是去破坏它,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尊敬的博士。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商业联合会的发言人马克维茨,叫我马克维茨就好。
就在几个月前,我还只是个破产后进入公司上班的小职员,而现在,我是商业联合会的发言人,这或许和我的能力有关,但机遇......机遇才是更重要的那环。在卡西米尔,一切皆有可能。
特锦赛结束后,发言人会得到一笔不菲的奖金,然后失去这一身份,返回先前的企业和岗位。至于我在之后会去哪里任职......抱歉,博士,我自己也不清楚。
您可以信任我,就如信任您的干员那样。遇到困难就请给我打个电话吧,写信也可以,收到您的信息,我会尽快回复。

无胄盟

白金

白金
唉......提不起劲......真麻烦啊......实在不行就请无薪假吧......
哈......我还在放假呢......一起走走?行吧。
没什么,我只是想看看,你能做到什么程度,罗德岛的博士。
不该问的就别问,不然你能不能活着离开大骑士领都不好说。唉......我为什么要费力和你讲这些......
最近不能吃甜食......喝果汁熬上一阵吧......身材要是走样了形象上说不过去。
工作是为了糊口啊,还能有其他什么原因呢......休息时间到了,再见。
要是哪一天你们罗德岛的人不给我添麻烦就好了......没事,我也就想想,毕竟我们立场不一样。

玛恩纳

玛恩纳
请您过目我司与罗德岛的合作事项,有问题的话,我会尽快上报。
没有其他话题的话,请容我先行告退了,公司里还有会议需要我出席。
你们对感染者......不,没事。
请恕我拒绝回答任何与家族有关的问题,这与工作无关。
上班、工作、下班、回家,我的生活和千千万万普通的卡西米尔人没什么区别。
玛恩纳·临光,代表我司与罗德岛接洽,这是我的名片,请您过目。
托兰?不,我和他并没有太多交集。

托兰

托兰
“火肺”和“黄烟”可是我的好兄弟啊,他们死得不明不白的,真是令人伤心呐。说起来,这件事和你们可能有点关系,听说他俩是被一个阿戈尔女人一剑砍翻的,你认识她吗?
相逢就是缘啊,看在这份缘分上,不如把报酬加个零如何?嗯......哈哈,想不到您也会开玩笑。不是加在前面......
您付了钱,就暂时是我老板啦,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说吧,我要做些什么?
为了生存下去,处理下外表还是有必要的吧。不得不说,少了一对角,少了很多麻烦。
我只是个没名气的赏金猎人,靠做些粗事过活,现在招呼了一些兄弟准备一起做些事情。怎么样,我们能达成合作吗,博士?
赏金猎人混口饭吃,到处走不一定会用真名的哦,如果老板您一定想要个名字的话,哼,我想想,哦对了,您可以叫我托兰·卡什。
玛恩纳?嘿这个人我可太熟了,看在我们合作愉快的份上,关于他的情报,我可以打个友情价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