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涅利安

来自PRTS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干员信息

全屏查看
看图模式
查看立绘
下载立绘
试听语音
动态立绘
VOICE
隐藏角色
更换场景
绘制
原案
动作切换

特性

获得方式

如需了解所有干员的上线时间,您也可以查阅干员上线时间一览页面。
如需了解所有干员的上线时间,您也可以查阅干员上线时间一览页面。
获得方式 标准寻访
上线时间 2021年6月1日 16:00

属性

属性计算器
生命上限 攻击 防御 法术抗性

攻击范围

天赋

潜能提升

  • 注:潜能提升的数值在属性计算器中的属性加成均为直接加算

技能

技能1(精英0开放)

技能2(精英1开放)

技能3(精英2开放)

后勤技能

精英化材料

技能升级材料

模组

卡涅利安证章

职业分支图标 阵法术师.png
模组 证章.png
模组类型 基础.png
ORIGINAL
卡涅利安证章

基础证章,无特殊效果。
STAGE MAX

基础信息
干员卡涅利安擅长适时造成大规模法术杀伤
根据外勤部门决议
在外勤任务中划分为术师干员,行使阵法术师职责
特别颁发此证章
以兹证明

风信子与匕首

模组 风信子与匕首.png
模组 风信子与匕首.png
风信子与匕首调整效果含特性调整与天赋调整。所有效果调整先于潜能提升生效,此处只显示潜能提升前的调整效果,实际变化请参照游戏内表述。
※特性变动在无特殊说明且与召唤物无关时均仅对干员生效
※同名天赋变化中应用最高等级的调整。
基础信息 全文阅读
霍恩洛厄伯爵草草用过晚饭,刚踏进别墅的卧室,卡涅利安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您担心的事情办妥了,我是来向您禀报的。”
“哦,知道了。”
一阵晚风吹进室内,长长的窗帘不住飘动。为了明日巡游方便而暂且离开高塔的伯爵感受到些微的寒意。
“等等,有什么必要——不对,我是说,有这么快吗?”
“当然。”
“真的?以防万一,我再确认一下。明天的巡游上,你——”
“以防万一?您不信任我?”

仿佛被总是插言的侍卫激怒了,伯爵用力跺了跺脚。
“我怎么可能信你?乐器真能这么快学会?你该不会学的是三角铁吧?”
“正如您所料。”
“正如我所料?你就打算在明天我巡游的时候敲三角铁?!”
“正是。顺便,您这话对三角铁爱好者可不太尊重。”
“你!去年有人来高塔拜访的时候,其他侍卫都在奏乐,只有你一个人傻站着,让他们看了个大笑话!”
“上个月隔壁城市的使节来访,您非让我站在侍卫里装样子。结果,他往桌子下面安窃听器的时候,我习惯性地用手头的武器横在他脖子上,才想起自己拿的不是剑,是小号。”
“卡涅利安!!”
“我直说吧,照顾您已经够累了,我可没闲工夫学什么乐器。”
“我不管!你必须学!必须学!”
小孩子脾气的伯爵看着眼前桀骜不驯的侍卫,总算没有气得跳起来,只是摔门而去。

而门刚一合上,卡涅利安就按住了腰间的剑。
“好了,出来吧,窗帘后面的那位。
“议会派送来的刺客,对吧?你们真相信那位野心勃勃的表亲会在伯爵身死,他继承爵位之后让城市议会自治?
“算了,我换个问题。你喜欢文雅一点的死法,还是直接点的?
“......你不说话,那就客随主便?”
刺客还来不及动弹,帘幕已经化作嘴唇,书架化作双颚,烛台化作利齿,一口咬住窗边的猎物,咀嚼、吞咽,最后散落一地。

“结束了。还不进来吗?”
伯爵从门后探出一个脑袋,确认危险已经彻底解除之后,强打精神走了进来。
“反应很快,即兴表演也很到位。做得不错。”
“不用你夸。”
两人看着被杂物和鲜血弄得一片狼藉的别墅卧室,相顾无言。
未遂的刺杀不是没发生过,但此前都是在高塔里,而霍恩洛厄伯爵的高塔还没失修到能让刺客侵入卧室的地步。
过了一会儿,伯爵突然开了口。
“卡涅利安。”
“怎么?我可不会用法术打扫房间。”
“我也不指望你会。”
“明智的判断。”
“我是说,你真不学个什么乐器吗?”
“啊?原来你是真的怕丢面子?”
“哪有!我就是有点好奇,你——”
伯爵涨红了脸,嘴唇一开一合,最后还是没说出话,转身跑出了卧室。
卡涅利安摇了摇头,看向床头一盆盛放的风信子,还有盆前那柄说是用来防身,实际派不上什么用场,只能给伯爵提供一点心理安慰的匕首。
虽然还未刺进任何一个人的身体,刀刃却已经被鲜血染红。
模组等级 1.png
生命 +200攻击 +66
特性更新:通常时不攻击且防御力和法术抗性更大幅度提升防御力+215%,法术抗性+25),技能开启时保留部分效果(防御力+100%,法术抗性+10)且攻击造成群体法术伤害
模组等级 2.png
生命 +230攻击 +76
天赋【生命之餐】更新
技能期间提高自身30%生命值上限,开启技能时立即恢复40%最大生命值;
蓄力术语: 蓄力
技力达到上限可继续回复,回复至上限2倍时进入蓄力状态,此时开启技能会触发额外效果(任何时候开启均消耗全部技力)
※达到蓄力状态时,角色模型顶部的触发标志由黄色变为红色
时效果翻倍
※先提升生命上限,再根据当前生命上限回复生命值
模组等级 3.png
生命 +260攻击 +85
天赋【生命之餐】更新
技能期间提高自身45%生命值上限,开启技能时立即恢复45%最大生命值;
蓄力术语: 蓄力
技力达到上限可继续回复,回复至上限2倍时进入蓄力状态,此时开启技能会触发额外效果(任何时候开启均消耗全部技力)
※达到蓄力状态时,角色模型顶部的触发标志由黄色变为红色
时效果翻倍
※先提升生命上限,再根据当前生命上限回复生命值
模组解锁任务
由非助战卡涅利安累计造成120000点伤害 3星通关主题曲7-3;必须编入非助战卡涅利安并上场,且不编入重装干员
解锁需求与材料消耗
完成该模组所有模组解锁任务达到精英阶段2 60信赖值达到100%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双极纳米片.png2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8万
模组升级消耗
模组等级 2.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条.png60
道具 带框 聚合剂.png3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0万
模组等级 3.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仪.png20
道具 带框 D32钢.png4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2万
基础信息 关闭全文
霍恩洛厄伯爵草草用过晚饭,刚踏进别墅的卧室,卡涅利安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您担心的事情办妥了,我是来向您禀报的。”
“哦,知道了。”
一阵晚风吹进室内,长长的窗帘不住飘动。为了明日巡游方便而暂且离开高塔的伯爵感受到些微的寒意。
“等等,有什么必要——不对,我是说,有这么快吗?”
“当然。”
“真的?以防万一,我再确认一下。明天的巡游上,你——”
“以防万一?您不信任我?”

仿佛被总是插言的侍卫激怒了,伯爵用力跺了跺脚。
“我怎么可能信你?乐器真能这么快学会?你该不会学的是三角铁吧?”
“正如您所料。”
“正如我所料?你就打算在明天我巡游的时候敲三角铁?!”
“正是。顺便,您这话对三角铁爱好者可不太尊重。”
“你!去年有人来高塔拜访的时候,其他侍卫都在奏乐,只有你一个人傻站着,让他们看了个大笑话!”
“上个月隔壁城市的使节来访,您非让我站在侍卫里装样子。结果,他往桌子下面安窃听器的时候,我习惯性地用手头的武器横在他脖子上,才想起自己拿的不是剑,是小号。”
“卡涅利安!!”
“我直说吧,照顾您已经够累了,我可没闲工夫学什么乐器。”
“我不管!你必须学!必须学!”
小孩子脾气的伯爵看着眼前桀骜不驯的侍卫,总算没有气得跳起来,只是摔门而去。

而门刚一合上,卡涅利安就按住了腰间的剑。
“好了,出来吧,窗帘后面的那位。
“议会派送来的刺客,对吧?你们真相信那位野心勃勃的表亲会在伯爵身死,他继承爵位之后让城市议会自治?
“算了,我换个问题。你喜欢文雅一点的死法,还是直接点的?
“......你不说话,那就客随主便?”
刺客还来不及动弹,帘幕已经化作嘴唇,书架化作双颚,烛台化作利齿,一口咬住窗边的猎物,咀嚼、吞咽,最后散落一地。

“结束了。还不进来吗?”
伯爵从门后探出一个脑袋,确认危险已经彻底解除之后,强打精神走了进来。
“反应很快,即兴表演也很到位。做得不错。”
“不用你夸。”
两人看着被杂物和鲜血弄得一片狼藉的别墅卧室,相顾无言。
未遂的刺杀不是没发生过,但此前都是在高塔里,而霍恩洛厄伯爵的高塔还没失修到能让刺客侵入卧室的地步。
过了一会儿,伯爵突然开了口。
“卡涅利安。”
“怎么?我可不会用法术打扫房间。”
“我也不指望你会。”
“明智的判断。”
“我是说,你真不学个什么乐器吗?”
“啊?原来你是真的怕丢面子?”
“哪有!我就是有点好奇,你——”
伯爵涨红了脸,嘴唇一开一合,最后还是没说出话,转身跑出了卧室。
卡涅利安摇了摇头,看向床头一盆盛放的风信子,还有盆前那柄说是用来防身,实际派不上什么用场,只能给伯爵提供一点心理安慰的匕首。
虽然还未刺进任何一个人的身体,刀刃却已经被鲜血染红。


乡音

模组 乡音.png
模组 乡音.png
乡音调整效果含特性调整与天赋调整。所有效果调整先于潜能提升生效,此处只显示潜能提升前的调整效果,实际变化请参照游戏内表述。
※特性变动在无特殊说明且与召唤物无关时均仅对干员生效
※同名天赋变化中应用最高等级的调整。
基础信息 全文阅读
萨尔贡语里有个描述情绪的词,专指“他乡遇故知的惊喜”。可见“乡音”对萨尔贡人的意义。然而,当蜜蜡突然出现在莱塔尼亚的餐馆里,并坐在姐姐面前时,卡涅利安的手缓缓从耳朵里的通讯终端上放下,脸上闪现的是难得的惊慌。
“姐姐,惊......惊喜?嘿嘿......”
卡涅利安飞快地关闭了话筒。
蜜蜡没有忘记姐姐曾关照她不要来莱塔尼亚,她心虚地解释自己是顺路经过。一戳即破的谎言,卡涅利安甚至能想到是哪个罗德岛干员多管了闲事。
她当然不会那么扫兴。她对安克赫娜嘘寒问暖,了解她旅途的趣闻,她们的餐桌氛围温馨和谐,耳朵里则是另一番景象。
“头儿!怎么不回话了!目标快走进法阵中心了!”
“是潜伏的餐馆里出事了吗!”
“姐姐,你耳朵里好像嗡嗡的?”
“哦,音乐而已。莱塔尼亚人的音乐还不错,你会喜欢的。”
“头儿!你人呢!”
卡涅利安起身:“唉,音乐有点吵。我去调整一下。”
姐姐提起的“音乐”令蜜蜡不自信起来。相隔数年才重逢,陌生的国家带给了姐姐变化:早已习惯了华丽曲调的她,还会喜欢“那个”吗?她抓紧了包裹,羞于打开。
卡涅利安回来了,快得出奇。她摘掉了通讯终端,脸上总算有了放松的笑容。
“姐姐,音乐呢?”
“结束了。有更重要的东西等我品味——”
一个来自家乡的词,代表一种情绪。这个词配合卡涅利安令人安心的眼神,好似某种源石技艺,将蜜蜡的担忧驱散了。她终于从包里掏出了“那个”——一个朴素的萨尔贡叉铃,与莱塔尼亚格格不入。
“哦!我还以为你早就丢了它!这可是我唯一玩得转的乐器。”
叮铃,叮铃,是来自家乡的温暖而质朴的声音。
“真怀念。还记得吗,小时候我总拿着它哄你。”
“姐姐在莱塔尼亚的事,一定很重要。”
“什么?不,我只是......”
“记得偶尔停下来,听听它,好吗?偶尔......你忙到来不及回信,没时间回家乡的时候,都听听它......”
卡涅利安放弃了嘴硬,目光变得柔软。她想说:好吧,我会记得回信,也会尽快回到家乡。但她并没有说出不知何时才能兑现的承诺,而是拿起了叉铃轻轻摇动。
真奇妙啊,在这莱塔尼亚的餐馆里,好像听见了萨尔贡的树叶在沙沙作响。她和安克赫娜,总称这些声音是森林在奏乐。她们曾经很喜欢。
模组等级 1.png
攻击 +65防御 +30
特性追加:范围内敌人越多造成的伤害越高(最高提升15%
※攻击范围内存在的每个敌人令自身造成的伤害提升3%,存在5个或以上敌人时达到最大值
模组等级 2.png
攻击 +85防御 +35
天赋【蓄势待发】更新
技力超过上限时,技力自然回复速度+0.8/秒;蓄力状态开启技能时,更不容易受到敌人攻击
模组等级 3.png
攻击 +95防御 +38
天赋【蓄势待发】更新
技力超过上限时,技力自然回复速度+1.0/秒;蓄力状态开启技能时,更不容易受到敌人攻击
模组解锁任务
由非助战卡涅利安累计造成80歼灭数 3星通关主题曲4-6;必须编入非助战卡涅利安并上场,其他成员仅可编入6名干员
解锁需求与材料消耗
完成该模组所有模组解锁任务达到精英阶段2 60信赖值达到100%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晶体电子单元.png2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8万
模组升级消耗
模组等级 2.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条.png60
道具 带框 双极纳米片.png3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0万
模组等级 3.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仪.png20
道具 带框 D32钢.png4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2万
基础信息 关闭全文
萨尔贡语里有个描述情绪的词,专指“他乡遇故知的惊喜”。可见“乡音”对萨尔贡人的意义。然而,当蜜蜡突然出现在莱塔尼亚的餐馆里,并坐在姐姐面前时,卡涅利安的手缓缓从耳朵里的通讯终端上放下,脸上闪现的是难得的惊慌。
“姐姐,惊......惊喜?嘿嘿......”
卡涅利安飞快地关闭了话筒。
蜜蜡没有忘记姐姐曾关照她不要来莱塔尼亚,她心虚地解释自己是顺路经过。一戳即破的谎言,卡涅利安甚至能想到是哪个罗德岛干员多管了闲事。
她当然不会那么扫兴。她对安克赫娜嘘寒问暖,了解她旅途的趣闻,她们的餐桌氛围温馨和谐,耳朵里则是另一番景象。
“头儿!怎么不回话了!目标快走进法阵中心了!”
“是潜伏的餐馆里出事了吗!”
“姐姐,你耳朵里好像嗡嗡的?”
“哦,音乐而已。莱塔尼亚人的音乐还不错,你会喜欢的。”
“头儿!你人呢!”
卡涅利安起身:“唉,音乐有点吵。我去调整一下。”
姐姐提起的“音乐”令蜜蜡不自信起来。相隔数年才重逢,陌生的国家带给了姐姐变化:早已习惯了华丽曲调的她,还会喜欢“那个”吗?她抓紧了包裹,羞于打开。
卡涅利安回来了,快得出奇。她摘掉了通讯终端,脸上总算有了放松的笑容。
“姐姐,音乐呢?”
“结束了。有更重要的东西等我品味——”
一个来自家乡的词,代表一种情绪。这个词配合卡涅利安令人安心的眼神,好似某种源石技艺,将蜜蜡的担忧驱散了。她终于从包里掏出了“那个”——一个朴素的萨尔贡叉铃,与莱塔尼亚格格不入。
“哦!我还以为你早就丢了它!这可是我唯一玩得转的乐器。”
叮铃,叮铃,是来自家乡的温暖而质朴的声音。
“真怀念。还记得吗,小时候我总拿着它哄你。”
“姐姐在莱塔尼亚的事,一定很重要。”
“什么?不,我只是......”
“记得偶尔停下来,听听它,好吗?偶尔......你忙到来不及回信,没时间回家乡的时候,都听听它......”
卡涅利安放弃了嘴硬,目光变得柔软。她想说:好吧,我会记得回信,也会尽快回到家乡。但她并没有说出不知何时才能兑现的承诺,而是拿起了叉铃轻轻摇动。
真奇妙啊,在这莱塔尼亚的餐馆里,好像听见了萨尔贡的树叶在沙沙作响。她和安克赫娜,总称这些声音是森林在奏乐。她们曾经很喜欢。


相关道具

干员档案

语音记录

如需播放并下载卡涅利安的各语言的全部语音或查看原文文本,您可以查阅卡涅利安/语音记录条目。
如需播放并下载卡涅利安的各语言的全部语音或查看原文文本,您可以查阅卡涅利安/语音记录条目。

干员密录

悖论模拟

干员模型

注释与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