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律

来自PRTS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干员信息

全屏查看
看图模式
查看立绘
下载立绘
试听语音
动态立绘
VOICE
隐藏角色
更换场景
绘制
原案
动作切换

特性

获得方式

如需了解所有干员的上线时间,您也可以查阅干员上线时间一览页面。
如需了解所有干员的上线时间,您也可以查阅干员上线时间一览页面。
获得方式 标准寻访
上线时间 2023年11月1日 16:00

属性

属性计算器
生命上限 攻击 防御 法术抗性

攻击范围

天赋

潜能提升

  • 注:潜能提升的数值在属性计算器中的属性加成均为直接加算

技能

技能1(精英0开放)

技能2(精英1开放)

后勤技能

精英化材料

技能升级材料

模组

深律证章

职业分支图标 守护者.png
模组 证章.png
模组类型 基础.png
ORIGINAL
深律证章

基础证章,无特殊效果。
STAGE MAX

基础信息
干员深律在维持战线的同时为友军提供医疗支援
根据外勤部门决议
在外勤任务中划分为重装干员,行使守护者职责
特别颁发此证章
以兹证明

受赐玩物

模组 受赐玩物.png
模组 受赐玩物.png
受赐玩物调整效果含特性调整与天赋调整。所有效果调整先于潜能提升生效,此处只显示潜能提升前的调整效果,实际变化请参照游戏内表述。
※特性变动在无特殊说明且与召唤物无关时均仅对干员生效
※同名天赋变化中应用最高等级的调整。
基础信息 全文阅读
米夏挥手掠过晶石状的夜灯,就像扬起清风扇灭蜡烛,夜灯随即熄灭,高塔的书房变得昏暗,唯一的光亮来自窗外的夕阳。
崔林特尔梅天色将暮,几尺厚的塔墙之外传来雾霭般的乐音,厚重又朦胧,它仿佛不存在,但又让人看不穿。米夏辨认出了这首乐曲,巴赫第十二交响曲“晚霞”,第三乐章,福特冈爱乐乐团演奏,指挥风格像是利切卡尔,又像是罗尔兹曼伯爵——罗尔兹曼伯爵现在还能进入崔林特尔梅吗?赫琳玛特已经把他送去了黑色的府邸,就在十三个月之前,是米夏自己送去的文书......
一声闷响在耳边荡漾开来,这声闷响他再熟悉不过,这是他的源石技艺。无声的音波自周身向外传播,推开了“晚霞”的声音,直到书房的每个角落都被纳入其中。房间隔绝了声响,米夏的思绪也隔绝了杂乱的念想。
米夏拿起那一副响板,它比一般的响板要沉得多,制成它的木材更厚实,上面镶嵌——或者说曾经镶嵌着的金丝完全没有考虑声学构造,把响板原有的音色完全破坏了,更不要说那颗夸张的宝石。这副响板因为它们而显得华美、尊贵,已经不再能够发出本应发出的声音。它不再是一件合格的乐器,而是一件绝佳的赏赐、一件绝佳的玩物。
自他受赐的那天起,米夏就没有真正爱惜过这件赏赐品,他不想要一件不再能够正常发声的乐器——他知道将这副响板赐给自己的那个人正是这个意思。米夏因此害怕这副响板,憎恨这副响板,这副响板似乎无时无刻不在刺痛着他。
他不愿把它带在身边,他宁愿就把它当成一件玩物,一件孩童的玩物,任性处置,直到金丝脱落,直到原先光滑乌黑的表面布满划痕。他甚至曾经想过把它扔掉,扔到山野,扔到风中,扔回那一片凝固的晚霞里。
“你得把它留在身边。一件玩具就能伤害你?你得把它留在身边,证明你和它不一样。这不是为了鲁珀坎,这是为了你自己。”那声音好像离他很近,但实际上又比任何声音都要遥远。米夏知道那声音就是留下它的理由。米夏还记得望向那座高塔的时候,它投下的黑影总能让他坚强。
米夏望向窗外,唯独望见了金色的晚霞。
模组等级 1.png
生命 +265攻击 +23
特性追加:受到的伤害减少15%
模组等级 2.png
生命 +345攻击 +28
天赋【威权教诲】更新
法术抗性+12,周围8格有友方干员时,自身与其法术抗性额外+4
模组等级 3.png
生命 +410攻击 +32
天赋【威权教诲】更新
法术抗性+14,周围8格有友方干员时,自身与其法术抗性额外+5
模组解锁任务
完成5次战斗;必须编入非助战深律并上场,且每次战斗至少释放1次沉音宁神 3星通关别传LE-4;必须编入非助战深律并上场,且所有干员不被击倒
解锁需求与材料消耗
完成该模组所有模组解锁任务达到精英阶段2 50信赖值达到100%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2
道具 带框 晶体电路.png3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4万
模组升级消耗
模组等级 2.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2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条.png20
道具 带框 精炼溶剂.png4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5万
模组等级 3.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2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仪.png8
道具 带框 切削原液.png5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6万
基础信息 关闭全文
米夏挥手掠过晶石状的夜灯,就像扬起清风扇灭蜡烛,夜灯随即熄灭,高塔的书房变得昏暗,唯一的光亮来自窗外的夕阳。
崔林特尔梅天色将暮,几尺厚的塔墙之外传来雾霭般的乐音,厚重又朦胧,它仿佛不存在,但又让人看不穿。米夏辨认出了这首乐曲,巴赫第十二交响曲“晚霞”,第三乐章,福特冈爱乐乐团演奏,指挥风格像是利切卡尔,又像是罗尔兹曼伯爵——罗尔兹曼伯爵现在还能进入崔林特尔梅吗?赫琳玛特已经把他送去了黑色的府邸,就在十三个月之前,是米夏自己送去的文书......
一声闷响在耳边荡漾开来,这声闷响他再熟悉不过,这是他的源石技艺。无声的音波自周身向外传播,推开了“晚霞”的声音,直到书房的每个角落都被纳入其中。房间隔绝了声响,米夏的思绪也隔绝了杂乱的念想。
米夏拿起那一副响板,它比一般的响板要沉得多,制成它的木材更厚实,上面镶嵌——或者说曾经镶嵌着的金丝完全没有考虑声学构造,把响板原有的音色完全破坏了,更不要说那颗夸张的宝石。这副响板因为它们而显得华美、尊贵,已经不再能够发出本应发出的声音。它不再是一件合格的乐器,而是一件绝佳的赏赐、一件绝佳的玩物。
自他受赐的那天起,米夏就没有真正爱惜过这件赏赐品,他不想要一件不再能够正常发声的乐器——他知道将这副响板赐给自己的那个人正是这个意思。米夏因此害怕这副响板,憎恨这副响板,这副响板似乎无时无刻不在刺痛着他。
他不愿把它带在身边,他宁愿就把它当成一件玩物,一件孩童的玩物,任性处置,直到金丝脱落,直到原先光滑乌黑的表面布满划痕。他甚至曾经想过把它扔掉,扔到山野,扔到风中,扔回那一片凝固的晚霞里。
“你得把它留在身边。一件玩具就能伤害你?你得把它留在身边,证明你和它不一样。这不是为了鲁珀坎,这是为了你自己。”那声音好像离他很近,但实际上又比任何声音都要遥远。米夏知道那声音就是留下它的理由。米夏还记得望向那座高塔的时候,它投下的黑影总能让他坚强。
米夏望向窗外,唯独望见了金色的晚霞。


相关道具

干员档案

语音记录

如需播放并下载深律的各语言的全部语音或查看原文文本,您可以查阅深律/语音记录条目。
如需播放并下载深律的各语言的全部语音或查看原文文本,您可以查阅深律/语音记录条目。

干员模型

注释与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