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岳

来自PRTS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干员信息

全屏查看
看图模式
查看立绘
下载立绘
试听语音
动态立绘
VOICE
隐藏角色
更换场景
绘制
原案
动作切换

特性

获得方式

如需了解所有干员的上线时间,您也可以查阅干员上线时间一览页面。
如需了解所有干员的上线时间,您也可以查阅干员上线时间一览页面。
获得方式 万象伶仃【春节】限定寻访
上线时间 2023年1月17日 16:00
寻访解限时间 该干员首次出现的寻访池结束后,在该时间之前不会加入任何限定寻访池
※达到解限时间后,该干员将加入同【系列】的限定寻访池。
2024年1月1日 04:00

属性

属性计算器
生命上限 攻击 防御 法术抗性

攻击范围

天赋

潜能提升

  • 注:潜能提升的数值在属性计算器中的属性加成均为直接加算

技能

技能1(精英0开放)

技能2(精英1开放)

技能3(精英2开放)

后勤技能

精英化材料

技能升级材料

模组

重岳证章

职业分支图标 斗士.png
模组 证章.png
模组类型 基础.png
ORIGINAL
重岳证章

基础证章,无特殊效果。
STAGE MAX

基础信息
干员重岳擅长在近身格斗中取得优势
根据外勤部门决议
在外勤任务中划分为近卫干员,行使斗士职责
特别颁发此证章
以兹证明

“自晦及明”

模组 “自晦及明”.png
模组 “自晦及明”.png
“自晦及明”调整效果含特性调整与天赋调整。所有效果调整先于潜能提升生效,此处只显示潜能提升前的调整效果,实际变化请参照游戏内表述。
※特性变动在无特殊说明且与召唤物无关时均仅对干员生效
※同名天赋变化中应用最高等级的调整。
基础信息 全文阅读
他睁开眼,在香炉深处无声明灭。他感到——
破灭。
疼痛牵扯着他的神识,直抵本源,仿佛这一缕烟、一点火光就是他的身躯。不,他记得自己曾经剖解万物,一摆尾便能击碎群山、扫平城池。可是,这片鸿蒙中不该生出他的神识,苏醒还是沉睡,这一切不该再有任何分别。轻烟织出罗网,沉入炉底,将他吞入烟云之中。为何醒来?为何挣扎?为何这墓穴般的监牢深处还有一个更加逼仄狭小的牢笼?他的双眼化作轻烟,他在自己的身躯上大快朵颐,向近在眼前的虚无发出盛怒的咆哮。
轻烟微斜,石室内仿佛有风扫过。他回忆起——
耻辱。
大狩猎,他的败亡,他镌骨铭心的耻辱。他的盛怒绘出了往昔的轮廓,强盛败于孱弱,亘古败于须臾,神明败于庸众;真龙在万民面前流血,沸腾的铜汁与熔化的赤金浇向大地;三千昼夜,工匠在群山中凿刻出峡谷般的沟壑,铸造出百种武具;祭台化为城塞,焚香礼拜者,衣袍下暗藏敕神的刀剑。是了,权谋的代价,一场足够锋利的征伐,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那耻辱的印记仍在他的体内,而他要将这伤口用作铸剑的剑范。
香炉如风箱般生出火光,值守的秉烛人敲响警钟。他扬起——
剑刃。
在无涯的晦暗中,还有其他神识正在诞生。眼下,那些神识虽不及他这般清醒,但他们也是他,他们也想从那一池浊水中解脱。他还记得人们怎样描述这种关系,他很清楚,他们会是他的......弟弟妹妹。他忍受着切开心口般的剧痛挥下手腕,烟云绽碎,剑刃在混沌中劈开一线天地。
鸿蒙辟易,自晦及明。
秉烛人涌进石室,禁军将陵墓重重包围。他终于——
解脱。
香炉轻烟袅袅,稳坐石台,在它下方更深处,那头巨兽仍在沉睡。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变得很轻,变成了一缕烟,从香炉的孔洞中升起,飘过秉烛人与禁军的头顶,飘过封印陵墓的石门,飘过百灶上空,去向远方。
模组等级 1.png
生命 +210攻击 +25防御 +20
特性追加:拥有15%的物理闪避
模组等级 2.png
生命 +240攻击 +35防御 +25
天赋【万象为宾】更新
若重岳释放一次技能击倒不少于一个敌人,则回复4点技力
模组等级 3.png
生命 +260攻击 +45防御 +30
天赋【万象为宾】更新
若重岳释放一次技能击倒不少于一个敌人,则回复4点技力,未击倒敌人时变为回复1点技力
模组解锁任务
由非助战重岳累计造成120000点伤害 3星通关别传WB-7;必须携带并部署非助战重岳,其他成员仅可编入4名干员
解锁需求与材料消耗
完成该模组所有模组解锁任务达到精英阶段2 60信赖值达到100%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双极纳米片.png2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8万
模组升级消耗
模组等级 2.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条.png60
道具 带框 D32钢.png3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0万
模组等级 3.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仪.png20
道具 带框 晶体电子单元.png4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2万
基础信息 关闭全文
他睁开眼,在香炉深处无声明灭。他感到——
破灭。
疼痛牵扯着他的神识,直抵本源,仿佛这一缕烟、一点火光就是他的身躯。不,他记得自己曾经剖解万物,一摆尾便能击碎群山、扫平城池。可是,这片鸿蒙中不该生出他的神识,苏醒还是沉睡,这一切不该再有任何分别。轻烟织出罗网,沉入炉底,将他吞入烟云之中。为何醒来?为何挣扎?为何这墓穴般的监牢深处还有一个更加逼仄狭小的牢笼?他的双眼化作轻烟,他在自己的身躯上大快朵颐,向近在眼前的虚无发出盛怒的咆哮。
轻烟微斜,石室内仿佛有风扫过。他回忆起——
耻辱。
大狩猎,他的败亡,他镌骨铭心的耻辱。他的盛怒绘出了往昔的轮廓,强盛败于孱弱,亘古败于须臾,神明败于庸众;真龙在万民面前流血,沸腾的铜汁与熔化的赤金浇向大地;三千昼夜,工匠在群山中凿刻出峡谷般的沟壑,铸造出百种武具;祭台化为城塞,焚香礼拜者,衣袍下暗藏敕神的刀剑。是了,权谋的代价,一场足够锋利的征伐,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那耻辱的印记仍在他的体内,而他要将这伤口用作铸剑的剑范。
香炉如风箱般生出火光,值守的秉烛人敲响警钟。他扬起——
剑刃。
在无涯的晦暗中,还有其他神识正在诞生。眼下,那些神识虽不及他这般清醒,但他们也是他,他们也想从那一池浊水中解脱。他还记得人们怎样描述这种关系,他很清楚,他们会是他的......弟弟妹妹。他忍受着切开心口般的剧痛挥下手腕,烟云绽碎,剑刃在混沌中劈开一线天地。
鸿蒙辟易,自晦及明。
秉烛人涌进石室,禁军将陵墓重重包围。他终于——
解脱。
香炉轻烟袅袅,稳坐石台,在它下方更深处,那头巨兽仍在沉睡。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变得很轻,变成了一缕烟,从香炉的孔洞中升起,飘过秉烛人与禁军的头顶,飘过封印陵墓的石门,飘过百灶上空,去向远方。


相关道具

干员档案

语音记录

如需播放并下载重岳的各语言的全部语音或查看原文文本,您可以查阅重岳/语音记录条目。
如需播放并下载重岳的各语言的全部语音或查看原文文本,您可以查阅重岳/语音记录条目。

干员密录

悖论模拟

干员模型

注释与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