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

来自PRTS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干员信息

全屏查看
看图模式
查看立绘
下载立绘
试听语音
动态立绘
VOICE
隐藏角色
更换场景
绘制
原案
动作切换

特性

获得方式

如需了解所有干员的上线时间,您也可以查阅干员上线时间一览页面。
如需了解所有干员的上线时间,您也可以查阅干员上线时间一览页面。
获得方式 公开招募
上线时间 2019年4月30日 10:00

属性

属性计算器
生命上限 攻击 防御 法术抗性

攻击范围

天赋

潜能提升

  • 注:潜能提升的数值在属性计算器中的属性加成均为直接加算

技能

技能1(精英0开放)

技能2(精英1开放)

后勤技能

精英化材料

技能升级材料

模组

火神证章

职业分支图标 不屈者.png
模组 证章.png
模组类型 基础.png
ORIGINAL
火神证章

基础证章,无特殊效果。
STAGE MAX

基础信息
干员火神能以一人之力戍守防线
根据外勤部门决议
在外勤任务中划分为重装干员,行使不屈者职责
特别颁发此证章
以兹证明

锻椎者

模组 锻椎者.png
模组 锻椎者.png
锻椎者调整效果含特性调整与天赋调整。所有效果调整先于潜能提升生效,此处只显示潜能提升前的调整效果,实际变化请参照游戏内表述。
※特性变动在无特殊说明且与召唤物无关时均仅对干员生效
※同名天赋变化中应用最高等级的调整。
基础信息 全文阅读
“想象这样一种事物:它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它不是虚无,却与虚无同在;它并非时间,却是时间之友。”清晨,火神拿起钳夹从火炉中夹起半截烧得通红的铁块放在锻椎者上,突然想起以前拉刻代蒙的祭司说的那些话。“那是灭亡,无可避免的灭亡。”
她轻轻地甩了甩手腕,然后拿起手边的锤开始敲打。那个时候火神还在米诺斯生活,会在闲暇之余前往纪念历代英雄的宫殿。她在那里和朋友们一起消磨时光,她很少说话,大多数时候都在倾听其他人的宣讲和辩论。
“所以我们追求永恒,我们在土地上疯了似的挖掘,希望能够从中找到些刻着只言片语的废墟,然后我们会将其视为某种永恒的碎片顶礼膜拜。哪怕只是得知‘永恒’这种概念确实存在,就足以让我们这些终将死去之人心感慰藉。”
火神想起当时那所宫殿里雕塑前的蜡烛。那些被巡礼者供奉给先人的祭品先是安静地燃烧,它们好像和在场的人一样,被祭司的话语所震慑而沉默。后来,它们越是因为燃烧而虚弱,却越是不受控制地狂舞,那些沉默者的思绪也是这样。她用钳夹将略微塑形后的铁块放入水中,嘶啦暴响的声音突然出现,然后突然消失。她将铁块重新送至火炉中,继续重复之前的动作。
火神很理解米诺斯人痴迷于这些庞大命题的情愫,米诺斯太古老,但也太年轻。它的历史接近不朽,却曾几乎死去。但她觉得那种对永恒的膜拜以及对消亡的恐惧并不有趣,进一步讲,她认为这是萨尔贡文化与米诺斯文化共同孕育出来的,某种不着边际的狂想。
她将完成的作品放在铁砧上,这块不起眼的铁锭是米诺斯铁匠世代传承的每日功课。它在未来某天会变成另一种形态,或者是被重新熔炼成为某些装备已经破碎的“脊柱”。她将火炉关闭,取出顺手烤制好的蜜饼。我只关注眼前,她对自己这样说到。
模组等级 1.png
生命 +210防御 +35
特性追加:受到来自自身阻挡单位的伤害降低15%
模组等级 2.png
生命 +300防御 +53
天赋【自我防护】更新
技能开启时,立即恢复30%最大生命值。之后技能持续期间每秒恢复最大生命值4%的生命,同时获得25%的近战物理闪避
模组等级 3.png
生命 +385防御 +68
天赋【自我防护】更新
技能开启时,立即恢复60%最大生命值。之后技能持续期间每秒恢复最大生命值4%的生命,同时获得25%的近战物理闪避
模组解锁任务
由非助战火神累计造成30歼灭数 3星通关主题曲S4-4;必须编入非助战火神并上场,且使用火神至少歼灭6个敌人
解锁需求与材料消耗
完成该模组所有模组解锁任务达到精英阶段2 50信赖值达到100%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2
道具 带框 炽合金块.png3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4万
模组升级消耗
模组等级 2.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2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条.png20
道具 带框 RMA70-24.png4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5万
模组等级 3.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2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仪.png8
道具 带框 改量装置.png5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6万
基础信息 关闭全文
“想象这样一种事物:它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它不是虚无,却与虚无同在;它并非时间,却是时间之友。”清晨,火神拿起钳夹从火炉中夹起半截烧得通红的铁块放在锻椎者上,突然想起以前拉刻代蒙的祭司说的那些话。“那是灭亡,无可避免的灭亡。”
她轻轻地甩了甩手腕,然后拿起手边的锤开始敲打。那个时候火神还在米诺斯生活,会在闲暇之余前往纪念历代英雄的宫殿。她在那里和朋友们一起消磨时光,她很少说话,大多数时候都在倾听其他人的宣讲和辩论。
“所以我们追求永恒,我们在土地上疯了似的挖掘,希望能够从中找到些刻着只言片语的废墟,然后我们会将其视为某种永恒的碎片顶礼膜拜。哪怕只是得知‘永恒’这种概念确实存在,就足以让我们这些终将死去之人心感慰藉。”
火神想起当时那所宫殿里雕塑前的蜡烛。那些被巡礼者供奉给先人的祭品先是安静地燃烧,它们好像和在场的人一样,被祭司的话语所震慑而沉默。后来,它们越是因为燃烧而虚弱,却越是不受控制地狂舞,那些沉默者的思绪也是这样。她用钳夹将略微塑形后的铁块放入水中,嘶啦暴响的声音突然出现,然后突然消失。她将铁块重新送至火炉中,继续重复之前的动作。
火神很理解米诺斯人痴迷于这些庞大命题的情愫,米诺斯太古老,但也太年轻。它的历史接近不朽,却曾几乎死去。但她觉得那种对永恒的膜拜以及对消亡的恐惧并不有趣,进一步讲,她认为这是萨尔贡文化与米诺斯文化共同孕育出来的,某种不着边际的狂想。
她将完成的作品放在铁砧上,这块不起眼的铁锭是米诺斯铁匠世代传承的每日功课。它在未来某天会变成另一种形态,或者是被重新熔炼成为某些装备已经破碎的“脊柱”。她将火炉关闭,取出顺手烤制好的蜜饼。我只关注眼前,她对自己这样说到。


相关道具

干员档案

语音记录

如需播放并下载火神的各语言的全部语音或查看原文文本,您可以查阅火神/语音记录条目。
如需播放并下载火神的各语言的全部语音或查看原文文本,您可以查阅火神/语音记录条目。

干员密录

悖论模拟

干员模型

注释与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