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键

来自PRTS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CC-ads.png
下方可能显示赞助商链接。了解详情
下方可能显示赞助商链接。了解详情

干员信息

全屏查看
看图模式
查看立绘
下载立绘
试听语音
动态立绘
VOICE
隐藏角色
更换场景
动作切换

特性

获得方式

如需了解所有干员的上线时间,您也可以查阅干员上线时间一览页面。
如需了解所有干员的上线时间,您也可以查阅干员上线时间一览页面。
获得方式 标准寻访
上线时间 2022年6月9日 16:00

属性

属性计算器
生命上限 攻击 防御 法术抗性

攻击范围

天赋

潜能提升

  • 注:潜能提升的数值在属性计算器中的属性加成均为直接加算

技能

技能1(精英0开放)

技能2(精英1开放)

技能3(精英2开放)

后勤技能

召唤物信息

如需了解该持有者的召唤物,您也可以查阅旧日残影页面。
如需了解该持有者的召唤物,您也可以查阅旧日残影页面。

精英化材料

技能升级材料

模组

黑键证章

职业分支图标 秘术师.png
模组 证章.png
模组类型 基础.png
ORIGINAL
黑键证章
基础证章,无特殊效果。
STAGE MAX
基础信息
干员黑键常年与源石技艺为伴
根据外勤部门决议
在外勤任务中划分为术师干员,行使秘术师职责
特别颁发此证章
以兹证明

源石骰子收纳盒

模组 源石骰子收纳盒.png 模组 源石骰子收纳盒.png 模组类型 MSC-X.png
MSC-X
源石骰子收纳盒
基础信息 全文阅读
“您是?!”
刚从医疗部出门的黑键加快了步子,想摆脱身后的人,但那人紧追不舍,一直追到他的宿舍门前。
“您已经越界了。”
“那不重要!刚刚我就觉得您气质不凡,现在一看,果然是您,乌提卡伯爵大人!”
男人额头上冒出油汗,声音却戏剧性地压低下去。
“我就知道您没事,您只是在韬光养晦。”
“您认错人了。”
“不可能!这是阿戈诺家传的骰子和法杖,二十多年前和他一起消失了!我和阿戈诺从小玩到大,他亲口告诉过我,这是御赐的东西!”
“阿戈诺?......我不认识。”
“但我认得这东西,这东西不可能被其他人当作武器!”男人喘着粗气,“您不知道我在那之后经历了什么!其他人说我沾染了阿戈诺的疯狂,把我当成不可接触之人,可阿戈诺从来就没疯过,我也一样!我甚至在他们的暗害之下感染了矿石病,失去了土地和家产,从一个殷实的乡绅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我很同情——”
“不,这都不算什么!他们比这还残忍百倍!”
“残忍百倍?他们究竟对您做了什么?”
“他们不知给我的独生女灌了什么迷药,她竟然违抗我的意志,和一个肮脏的平民结婚,甚至生下了孽种!您能想象这种比死更痛苦的屈辱吗?您会允许自己治下有这种丑事发生吗?!”
“......”
“求您收我为侍从吧!带我回到那个时代吧,回到那个用恐惧驱策所有人的时代,让那群胆敢质疑您的宵小在绝望中战栗,用恐惧把非分之想从平民的脑子里榨出去!”
“当然,我也会心甘情愿接受您施加给我的一切,无论是恩宠还是惩戒!我会把每天都当成死前一天一样畏惧您、侍奉您,听从您的一切命令!如果您需要我的生命——”
黑键重重叹了口气,把几枚骰子摊平在掌心,送到男人眼前。
“我现在就收您为侍从。接下来是我们的秘密仪式,闭上眼睛听好了。”
男人因兴奋而浑身颤抖。
“去他妈的乌提卡伯爵。”
“?!”
“去他妈一切的皇帝陛下,去他妈一切的选帝侯、公爵、伯爵、男爵,还有您,乡绅先生——哦,不,前乡绅先生。”
男人的表情渐渐扭曲。
“醒醒,别活在自己高人一等的梦里了。”
“既然你已经失去了土地,那就像一个骄傲的平民一样,抬头挺胸地活下去。”
“这是我能给你的唯一忠告。”
等级
STAGE
基础数值变化 天赋/特性调整 调整效果为特性调整和天赋调整的叠加。
※除新增天赋外,更高等级模组的天赋调整会覆盖低等级的调整。
※所有效果调整先于潜能提升生效。
模组等级 1.png 攻击 +58
攻击速度 +3
特性更新:攻击造成法术伤害,在找不到攻击目标时可以将攻击能量储存起来之后一齐发射(最多4个)
模组等级 2.png 攻击 +75
攻击速度 +4
天赋【强弱法】更新
储存的攻击能量造成的伤害提升至140%,可额外储存1份只用于攻击精英或领袖敌人的攻击能量
模组等级 3.png 攻击 +90
攻击速度 +5
天赋【强弱法】更新
储存的攻击能量造成的伤害提升至143%,可额外储存1份只用于攻击精英或领袖敌人的攻击能量
模组解锁任务 由非助战黑键累计歼灭10个精英或领袖敌人
3星通关主题曲3-7;必须编入非助战黑键并上场,且使用黑键歼灭至少1个重装防御组长
解锁需求与材料消耗 完成该模组所有模组解锁任务
达到精英阶段2 60
信赖值达到100%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晶体电子单元.png2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8万
模组升级消耗 模组等级 2.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条.png60
道具 带框 D32钢.png3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0万
模组等级 3.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仪.png20
道具 带框 聚合剂.png4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2万
基础信息 - 源石骰子收纳盒 关闭全文
模组 源石骰子收纳盒.png 模组 源石骰子收纳盒.png “您是?!”
刚从医疗部出门的黑键加快了步子,想摆脱身后的人,但那人紧追不舍,一直追到他的宿舍门前。
“您已经越界了。”
“那不重要!刚刚我就觉得您气质不凡,现在一看,果然是您,乌提卡伯爵大人!”
男人额头上冒出油汗,声音却戏剧性地压低下去。
“我就知道您没事,您只是在韬光养晦。”
“您认错人了。”
“不可能!这是阿戈诺家传的骰子和法杖,二十多年前和他一起消失了!我和阿戈诺从小玩到大,他亲口告诉过我,这是御赐的东西!”
“阿戈诺?......我不认识。”
“但我认得这东西,这东西不可能被其他人当作武器!”男人喘着粗气,“您不知道我在那之后经历了什么!其他人说我沾染了阿戈诺的疯狂,把我当成不可接触之人,可阿戈诺从来就没疯过,我也一样!我甚至在他们的暗害之下感染了矿石病,失去了土地和家产,从一个殷实的乡绅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我很同情——”
“不,这都不算什么!他们比这还残忍百倍!”
“残忍百倍?他们究竟对您做了什么?”
“他们不知给我的独生女灌了什么迷药,她竟然违抗我的意志,和一个肮脏的平民结婚,甚至生下了孽种!您能想象这种比死更痛苦的屈辱吗?您会允许自己治下有这种丑事发生吗?!”
“......”
“求您收我为侍从吧!带我回到那个时代吧,回到那个用恐惧驱策所有人的时代,让那群胆敢质疑您的宵小在绝望中战栗,用恐惧把非分之想从平民的脑子里榨出去!”
“当然,我也会心甘情愿接受您施加给我的一切,无论是恩宠还是惩戒!我会把每天都当成死前一天一样畏惧您、侍奉您,听从您的一切命令!如果您需要我的生命——”
黑键重重叹了口气,把几枚骰子摊平在掌心,送到男人眼前。
“我现在就收您为侍从。接下来是我们的秘密仪式,闭上眼睛听好了。”
男人因兴奋而浑身颤抖。
“去他妈的乌提卡伯爵。”
“?!”
“去他妈一切的皇帝陛下,去他妈一切的选帝侯、公爵、伯爵、男爵,还有您,乡绅先生——哦,不,前乡绅先生。”
男人的表情渐渐扭曲。
“醒醒,别活在自己高人一等的梦里了。”
“既然你已经失去了土地,那就像一个骄傲的平民一样,抬头挺胸地活下去。”
“这是我能给你的唯一忠告。”
模组类型 MSC-X.png MSC-X 源石骰子收纳盒 模组的调整效果为特性调整和天赋调整的叠加。
※除新增天赋外,更高等级模组的天赋调整会覆盖低等级的调整。
※所有效果调整先于潜能提升生效。
模组 源石骰子收纳盒.png
模组等级 1.png 攻击 +58 攻击速度 +3
特性更新:攻击造成法术伤害,在找不到攻击目标时可以将攻击能量储存起来之后一齐发射(最多4个)
模组等级 2.png 攻击 +75 攻击速度 +4
 天赋【强弱法】更新
储存的攻击能量造成的伤害提升至140%,可额外储存1份只用于攻击精英或领袖敌人的攻击能量
模组等级 3.png 攻击 +90 攻击速度 +5
 天赋【强弱法】更新
储存的攻击能量造成的伤害提升至143%,可额外储存1份只用于攻击精英或领袖敌人的攻击能量
模组解锁任务
由非助战黑键累计歼灭10个精英或领袖敌人
3星通关主题曲3-7;必须编入非助战黑键并上场,且使用黑键歼灭至少1个重装防御组长
解锁需求与材料消耗
完成该模组所有模组解锁任务
达到精英阶段2 60
信赖值达到100%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晶体电子单元.png2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8万
模组升级消耗
模组等级 2.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条.png60
道具 带框 D32钢.png3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0万
模组等级 3.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仪.png20
道具 带框 聚合剂.png4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2万
基础信息
“您是?!”
刚从医疗部出门的黑键加快了步子,想摆脱身后的人,但那人紧追不舍,一直追到他的宿舍门前。
“您已经越界了。”
“那不重要!刚刚我就觉得您气质不凡,现在一看,果然是您,乌提卡伯爵大人!”
男人额头上冒出油汗,声音却戏剧性地压低下去。
“我就知道您没事,您只是在韬光养晦。”
“您认错人了。”
“不可能!这是阿戈诺家传的骰子和法杖,二十多年前和他一起消失了!我和阿戈诺从小玩到大,他亲口告诉过我,这是御赐的东西!”
“阿戈诺?......我不认识。”
“但我认得这东西,这东西不可能被其他人当作武器!”男人喘着粗气,“您不知道我在那之后经历了什么!其他人说我沾染了阿戈诺的疯狂,把我当成不可接触之人,可阿戈诺从来就没疯过,我也一样!我甚至在他们的暗害之下感染了矿石病,失去了土地和家产,从一个殷实的乡绅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我很同情——”
“不,这都不算什么!他们比这还残忍百倍!”
“残忍百倍?他们究竟对您做了什么?”
“他们不知给我的独生女灌了什么迷药,她竟然违抗我的意志,和一个肮脏的平民结婚,甚至生下了孽种!您能想象这种比死更痛苦的屈辱吗?您会允许自己治下有这种丑事发生吗?!”
“......”
“求您收我为侍从吧!带我回到那个时代吧,回到那个用恐惧驱策所有人的时代,让那群胆敢质疑您的宵小在绝望中战栗,用恐惧把非分之想从平民的脑子里榨出去!”
“当然,我也会心甘情愿接受您施加给我的一切,无论是恩宠还是惩戒!我会把每天都当成死前一天一样畏惧您、侍奉您,听从您的一切命令!如果您需要我的生命——”
黑键重重叹了口气,把几枚骰子摊平在掌心,送到男人眼前。
“我现在就收您为侍从。接下来是我们的秘密仪式,闭上眼睛听好了。”
男人因兴奋而浑身颤抖。
“去他妈的乌提卡伯爵。”
“?!”
“去他妈一切的皇帝陛下,去他妈一切的选帝侯、公爵、伯爵、男爵,还有您,乡绅先生——哦,不,前乡绅先生。”
男人的表情渐渐扭曲。
“醒醒,别活在自己高人一等的梦里了。”
“既然你已经失去了土地,那就像一个骄傲的平民一样,抬头挺胸地活下去。”
“这是我能给你的唯一忠告。”

“乐理阐释者”

模组 “乐理阐释者”.png 模组 “乐理阐释者”.png 模组类型 MSC-Y.png
MSC-Y
“乐理阐释者”
基础信息 全文阅读
胡子有些花白的工程干员把定制的施术装置套组交到我手中。外形完全符合我的要求:没有一丝矫饰的朴素金属盒,表面打磨得光可鉴人的短杖,浑然一体的银色球形储能单元。刚出厂的源石电路制品散发着溶剂的气味。
我从盒里拣起法杖,储能单元平稳地飘了起来,应和着法杖的动作,在距离我手掌几十厘米的半空中形成了稳定的轨道。
我将储能单元一口气击发,合金靶心的红色圆圈被储能单元打得凹了进去。无可挑剔的能量转换效率。
我和工程干员的眼神交汇。我们都明白这是件杰作。

几个月后,我又和他遇见,带着旧法杖,口袋里揣着源石骰子。
“旧鞋好穿。”他说。
我只能耸肩。
“但我还是想知道你为何用回旧装备,”他的护目镜后面射来锐利的目光,“就算是外形原因也无所谓,就当这是工程部的售后服务好了。”
“因为......声音。”
“声音?”
我索性抽出短杖,随手挥了一下。杖尖划过空气,发出的不是破空声,而是乐音。
“在接受你的委托之后,我研究过这根杖,它引发的空气振动频率的确超出常理。很神奇,但对施术既没有裨益,也没有妨碍。”
“我承认,但这是我的私——”
私事。
我定制新杖,就是为了远离这扰人的乐音。这声音和夕照厅前曾响起的奇异旋律如出一辙。每次我白天挥动法杖,半夜都会梦见那时的场景,听见那时的旋律。
新杖成功地让我的梦静了音,可那景象还在我眼前,无声的挣扎更加凄惨,无声的死斗更加可怖。
重新拿起旧杖后,我才明白,当一场噩梦业已贯穿了你的整个人生,想将其忘掉只是种徒劳。
我逃不掉,也做不到与之和睦相处,我不得不承认它是我的一部分,然后和它斗上一辈子。
就像现在,定制新杖的人是我,放弃新杖的人也是我。
乌提卡伯爵大人大可一走了之,把困惑和恼怒丢给其他人,但黑键不能。
黑键当然可以怒斥那些自以为高贵的蠢货;然而,面对一位被他冒犯到的工匠,他真的有权利用几句恶言把人打发走吗?
如果是......那个人,他会怎么做?他会希望我怎么做?
答案再明白不过了。
我艰难地清了清嗓子,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再次冒犯到对方。
“事情的原委有点长,但......如果你愿意听,我会一五一十地解释清楚的。”
等级
STAGE
基础数值变化 天赋/特性调整 调整效果为特性调整和天赋调整的叠加。
※除新增天赋外,更高等级模组的天赋调整会覆盖低等级的调整。
※所有效果调整先于潜能提升生效。
模组等级 1.png 生命 +80
攻击 +88
特性追加:拥有已储存的攻击能量时,攻击速度+30
模组等级 2.png 生命 +120
攻击 +112
天赋【倚音】更新
若攻击目标周围没有其他敌人,攻击对其额外造成相当于攻击力18%的法术伤害,反之则对其周围造成相当于攻击力25%的法术伤害
模组等级 3.png 生命 +175
攻击 +135
天赋【倚音】更新
若攻击目标周围没有其他敌人,攻击对其额外造成相当于攻击力20%的法术伤害,反之则对其周围造成相当于攻击力36%的法术伤害
模组解锁任务 完成5次战斗;必须编入非助战黑键并上场,且使用黑键歼灭至少6个敌人
3星通关主题曲3-6;必须编入非助战黑键并上场,且使用黑键歼灭屠宰老手
解锁需求与材料消耗 完成该模组所有模组解锁任务
达到精英阶段2 60
信赖值达到100%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聚合剂.png2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8万
模组升级消耗 模组等级 2.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条.png60
道具 带框 D32钢.png3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0万
模组等级 3.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仪.png20
道具 带框 晶体电子单元.png4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2万
基础信息 - “乐理阐释者” 关闭全文
模组 “乐理阐释者”.png 模组 “乐理阐释者”.png 胡子有些花白的工程干员把定制的施术装置套组交到我手中。外形完全符合我的要求:没有一丝矫饰的朴素金属盒,表面打磨得光可鉴人的短杖,浑然一体的银色球形储能单元。刚出厂的源石电路制品散发着溶剂的气味。
我从盒里拣起法杖,储能单元平稳地飘了起来,应和着法杖的动作,在距离我手掌几十厘米的半空中形成了稳定的轨道。
我将储能单元一口气击发,合金靶心的红色圆圈被储能单元打得凹了进去。无可挑剔的能量转换效率。
我和工程干员的眼神交汇。我们都明白这是件杰作。

几个月后,我又和他遇见,带着旧法杖,口袋里揣着源石骰子。
“旧鞋好穿。”他说。
我只能耸肩。
“但我还是想知道你为何用回旧装备,”他的护目镜后面射来锐利的目光,“就算是外形原因也无所谓,就当这是工程部的售后服务好了。”
“因为......声音。”
“声音?”
我索性抽出短杖,随手挥了一下。杖尖划过空气,发出的不是破空声,而是乐音。
“在接受你的委托之后,我研究过这根杖,它引发的空气振动频率的确超出常理。很神奇,但对施术既没有裨益,也没有妨碍。”
“我承认,但这是我的私——”
私事。
我定制新杖,就是为了远离这扰人的乐音。这声音和夕照厅前曾响起的奇异旋律如出一辙。每次我白天挥动法杖,半夜都会梦见那时的场景,听见那时的旋律。
新杖成功地让我的梦静了音,可那景象还在我眼前,无声的挣扎更加凄惨,无声的死斗更加可怖。
重新拿起旧杖后,我才明白,当一场噩梦业已贯穿了你的整个人生,想将其忘掉只是种徒劳。
我逃不掉,也做不到与之和睦相处,我不得不承认它是我的一部分,然后和它斗上一辈子。
就像现在,定制新杖的人是我,放弃新杖的人也是我。
乌提卡伯爵大人大可一走了之,把困惑和恼怒丢给其他人,但黑键不能。
黑键当然可以怒斥那些自以为高贵的蠢货;然而,面对一位被他冒犯到的工匠,他真的有权利用几句恶言把人打发走吗?
如果是......那个人,他会怎么做?他会希望我怎么做?
答案再明白不过了。
我艰难地清了清嗓子,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再次冒犯到对方。
“事情的原委有点长,但......如果你愿意听,我会一五一十地解释清楚的。”
模组类型 MSC-Y.png MSC-Y “乐理阐释者” 模组的调整效果为特性调整和天赋调整的叠加。
※除新增天赋外,更高等级模组的天赋调整会覆盖低等级的调整。
※所有效果调整先于潜能提升生效。
模组 “乐理阐释者”.png
模组等级 1.png 生命 +80 攻击 +88 
特性追加:拥有已储存的攻击能量时,攻击速度+30
模组等级 2.png 生命 +120 攻击 +112 
 天赋【倚音】更新
若攻击目标周围没有其他敌人,攻击对其额外造成相当于攻击力18%的法术伤害,反之则对其周围造成相当于攻击力25%的法术伤害
模组等级 3.png 生命 +175 攻击 +135 
 天赋【倚音】更新
若攻击目标周围没有其他敌人,攻击对其额外造成相当于攻击力20%的法术伤害,反之则对其周围造成相当于攻击力36%的法术伤害
模组解锁任务
完成5次战斗;必须编入非助战黑键并上场,且使用黑键歼灭至少6个敌人
3星通关主题曲3-6;必须编入非助战黑键并上场,且使用黑键歼灭屠宰老手
解锁需求与材料消耗
完成该模组所有模组解锁任务
达到精英阶段2 60
信赖值达到100%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聚合剂.png2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8万
模组升级消耗
模组等级 2.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条.png60
道具 带框 D32钢.png3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0万
模组等级 3.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仪.png20
道具 带框 晶体电子单元.png4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2万
基础信息
胡子有些花白的工程干员把定制的施术装置套组交到我手中。外形完全符合我的要求:没有一丝矫饰的朴素金属盒,表面打磨得光可鉴人的短杖,浑然一体的银色球形储能单元。刚出厂的源石电路制品散发着溶剂的气味。
我从盒里拣起法杖,储能单元平稳地飘了起来,应和着法杖的动作,在距离我手掌几十厘米的半空中形成了稳定的轨道。
我将储能单元一口气击发,合金靶心的红色圆圈被储能单元打得凹了进去。无可挑剔的能量转换效率。
我和工程干员的眼神交汇。我们都明白这是件杰作。

几个月后,我又和他遇见,带着旧法杖,口袋里揣着源石骰子。
“旧鞋好穿。”他说。
我只能耸肩。
“但我还是想知道你为何用回旧装备,”他的护目镜后面射来锐利的目光,“就算是外形原因也无所谓,就当这是工程部的售后服务好了。”
“因为......声音。”
“声音?”
我索性抽出短杖,随手挥了一下。杖尖划过空气,发出的不是破空声,而是乐音。
“在接受你的委托之后,我研究过这根杖,它引发的空气振动频率的确超出常理。很神奇,但对施术既没有裨益,也没有妨碍。”
“我承认,但这是我的私——”
私事。
我定制新杖,就是为了远离这扰人的乐音。这声音和夕照厅前曾响起的奇异旋律如出一辙。每次我白天挥动法杖,半夜都会梦见那时的场景,听见那时的旋律。
新杖成功地让我的梦静了音,可那景象还在我眼前,无声的挣扎更加凄惨,无声的死斗更加可怖。
重新拿起旧杖后,我才明白,当一场噩梦业已贯穿了你的整个人生,想将其忘掉只是种徒劳。
我逃不掉,也做不到与之和睦相处,我不得不承认它是我的一部分,然后和它斗上一辈子。
就像现在,定制新杖的人是我,放弃新杖的人也是我。
乌提卡伯爵大人大可一走了之,把困惑和恼怒丢给其他人,但黑键不能。
黑键当然可以怒斥那些自以为高贵的蠢货;然而,面对一位被他冒犯到的工匠,他真的有权利用几句恶言把人打发走吗?
如果是......那个人,他会怎么做?他会希望我怎么做?
答案再明白不过了。
我艰难地清了清嗓子,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再次冒犯到对方。
“事情的原委有点长,但......如果你愿意听,我会一五一十地解释清楚的。”


相关道具

干员档案

语音记录

如需下载黑键的中文/日文/英文语音或查看原文文本,您可以查阅黑键/语音记录条目。
如需下载黑键的中文/日文/英文语音或查看原文文本,您可以查阅黑键/语音记录条目。

干员密录

干员模型

注释与链接